No comments yet

愿我和我家世世代代都事奉耶和华

張麗華姊妹

藉着感恩节到来之际数算主的恩典,发觉不经意之间,我已受洗归主4年有余。信主之前,我在求生存与求发展的路上打拼,深信通过努力就能掌管自己的命运。在生活与职场中忙忙碌碌,不敢稍停,怕会被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抛下。当物质上越来越丰富,逐渐实现了所谓的财务自由,心灵深处却感到有一个地方无法被满足、被理解。有了孩子以后,更常因在教养上没有依据标准而彷徨无助。

但主的大怜悯临到卑微的我,早在我认识神以先,祂已经爱了我。2007年妈妈成为家中第一位信主的人,当时爸爸癌症晚期,妈妈在那时有幸听見福音就信了主。她很爱主,读经、聚会、祷告、灵修样样都追求。起初她迫切地向家人传福音,但很多属灵的话我们听不懂,她便经常控告或定罪我们,以致于我和先生对基督教很反感。面对我们的刚硬,她后来就不再向我们传福音,变成了每天向神祷告。爸爸在妈妈的陪伴下到教会决志信主,不久后去世了。妈妈心思敏感、易焦虑、爱发怨言,不容许人對她说一个“不”字。但信仰使她变成了一位乐于反省、谦卑、能顾及别人感受、充满喜乐的人。這個轉变,成為一粒福音的种子落在我心里。直至神为全家移民加拿大开辟道路,因为儿子入读基督教学校,當第一次走进教会,第一次听诗班献诗《云上太阳》就好像心被恩感,有浪子回家的感觉,泪水莫名地流个不停。虽然我曾经顽梗,但神不按我的罪待我,反而以恩典来代替,用祂在十字架上的大爱将我从死里拉回。

我的信仰之路并非一帆风顺,但每一个不顺遂,都学到了宝贵的功课。

当我经历了属灵关系里的伤害,神使我将眼光从人的身上转向神,再亲密的关系,若不是在基督里就无法合而为一。当心灵被苦毒捆绑,经文“弟兄们,若有人偶然被过犯所胜,你们属灵的人就当用温柔的心把他挽回过来;又当自己小心,恐怕也被引诱“将我重新带回上帝面前,凭着信心迈出饶恕的腳步,神就将我的苦毒挪去,以平安来代替。

当我一边在教会事奉,一边卻感到力不从心、仿佛灵命渐渐承受不了事奉之重,失去喜乐,一天清晨神让我听到一首诗歌“得救在乎归回安息,得力在乎平静安稳,我等候祢,如鹰展翅上腾“。原来不需要通过不断地做事来取悦神、作为我蒙恩的筹码,不该跑在神的前面,應在安息中等候,与神同行。在亲子关系中,我以爱之名过多的干预、掌控孩子的事情,不懂得尊重孩子自己的选择,以致于孩子萌发抵触、叛逆的情绪,我的整个世界好像崩塌了。有一天坐在客厅里,抬头看到墙上满满的都是儿子的照片,那些他曾说过的叛逆话語在耳边迴响,忽然意识到孩子已經成了我的偶像、我的以撒。当下我就在神面前悔改祷告,然后流着眼泪将墙上所有的照片都取下,放進柜子里,那一刻,我把我的以撒献给了神。我明白了改变人是神的工作,我需要做的是在祷告中将孩子的一生交托给神,按照真理原则做孩子的榜样。很奇妙,在那以后,神不断地赐给我智慧,让我的爱心有根有基、有确据,而陪伴孩子成长的道路也越来越平坦。神用祂奇妙的方式,带领我儿子到一个西人教会的青年团契,为他预备了牧场和属灵的同伴。現在我最享受的事就是听他团契回来后,分享牧师给他们讲道。都是神的恩典。有什么比在家里建立祷告的祭坛、分享属灵的经历更美好的事呢!

神不仅为我的孩子预备适合的牧场,也为我预备了好牧人。2018年在信望爱教会结识了当时还是神学生的姿平传道,便是神在我属灵道路上所预备的引导者,姿平传道的生命是我所羡慕的,从她身上能看到主雕刻的痕迹。COVID疫情下,我像一只失散的羊,被她带到周四查经小组和迦南教会周五的查经小组、后来又加入敬拜团的服事,在一个追求神的话语、美好敬拜赞美、有丰盛生命、热心传福音的教会中,得到牧养与真理的装备。在小组里学习到正确读圣经的方法,也和弟兄姐妹们见证彼此生命的更新,让我看到又真又活的神就在我们当中。跟随主的道路是幸福的路,是恩典的路,是荣耀的路。一切颂讚、荣耀都归于爱我们的神!

每个清晨我都以感恩的心向神说“神啊祢的怜悯每个早上都是新的“來开始新的一天,也常常向神宣告”至于我和我家我们必定事奉耶和华“。我深知跟随主的路上会有患难,但要做的就是不断地确认我一直都在基督里。基督永远都是我的避难所。神的道路高过我的道路,祂的时间没有错误,祂拯救我全家的工作也从未停止,终有一天,我和我全家必定要事奉耶和华,世世代代以祂的信实为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