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o comments yet

白白領受神的恩典和感恩之處

吳素蘭執事(Susan)

一向自認也被公認是個活蹦亂跳健康寶寶, 因健康檢查發現脊椎長了顆神經鞘瘤,醫生說:百分之九十應該是良性,但早點開刀可避免變大壓迫神經,影響到運動和泌尿功能。慕道多年的我常常被灌輸「信就能得著」的信息,說實話,還真想不到能得著甚麼?

脊椎佈滿神經叢,手術風險非常高,又聽說過有手術後癱瘓坐輪椅的案例,心理甚是恐懼掙扎,甚至排斥拒絕。事隔2年多,醫師好友要我直接去台大找某位神外醫師,他已做好安排,天啊!寢食難安的開始…

我問自己:以現在的醫術,為什麼還會擔心害怕、焦慮不安呢?終於明白在我內心裡少了「平安」;住院前一天決定到大直教會找蔡幸昇牧師,他當下問我是否要決志禱告,並教唱「我有平安如江河」,可以放在病房裡播放~霎那間豁然開朗,哼著我有平安如江河~回家的路上心裡已沒有害怕,只有平安和喜樂,知道上帝陪我上戰場,不論傷亡、殘疾、凱旋歸來,都是神掌權。

手術房排列著等開刀的病人和陪伴的家人,焦慮不安可想而知!嘿嘿~好神奇,我感受到出人意外的平安,看著鄰床家屬安慰著還沒開刀就一直呻吟的母親,心生憐憫好想為他們禱告,也非常猶豫:我可以嗎?前天才決志,今天就為他人禱告?不管三七二十一,上帝同行,凡事都行,於是問了她的名字?哪個地方要開刀?開始為他禱告,剛禱告完,護士領我到開刀房,迎來鄰床和她兒女的祝福和放鬆的笑容。

躺在開刀房空氣彷彿凝結,時間也定格了,肉體的軟弱千頭萬緒~我會醒過來嗎?以後要撐拐杖坐輪椅嗎?我的主阿我的上帝啊!祢不是跟我同在嗎?心裡不由自主哼著〝我有平安如江河〞,麻醉師問了我的名字,要我數1234……不知道數到哪去了啦~直到下午3~4點一回到病房,就接到林長老從溫哥華打來的關懷電話,問我開完刀了嗎?有打麻醉嗎?哈哈~他說剛做完脊椎大手術的我,怎能如此精神抖擻、對答如流。

術後第三天,突然來了一位陌生人,嚇人啊!原來是迦南教會洪牧師的祝福呼求禱告,感動了在台會友弟兄姊妹的愛和關懷,出人意外的這位弟兄遠從汐止來,接著陸續接到數通迦南教會姊妹的問候電話,實在感動啊!感謝主讚美!我醒了!感謝讚美主!手腳能動,有知覺了!感謝讚美主!可以下床學走路了!

慕道友的我經常飛行,像遊牧民族一樣,再加上靈命的根基不穩固,還有屬世敗壞的本性,一直以來尋尋覓覓,何處是我屬靈的家?感謝讚美主!因著神的愛和憐憫,為我預備溫馨幸福、平安又喜樂的路,隔年終於接受洗禮成為神兒女。

「信」未曾看見就相信的人有福了,約翰福音20:29 「耶穌對他說:祢因看見了我才相信,那沒有看見就相信的,有福了。」